首页 » 杂谈 » 正文

关于校园暴力的那些事《金星秀》

编辑:meimei 2015年9月7日 0评论 1,171浏览

2015.08.31

金星

金姐爆料:“我最近刚听说一件事情,听说咱们娱乐圈,如今有一个人,呼风唤雨的大腕,小的时候呢,也曾经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。童年受过的伤害,到现在心里都还有阴影呢。

这位小时候遭受过校园暴力的娱乐圈大腕是谁呢,就是现在坐在《奇葩说》里面‘议长’位置上的马东先生。马东先生,大家都知道吧?’
沈南:‘知道知道,家喻户晓;家喻户晓的一个割眼袋的高手。’
金星:‘对,不过割眼袋呢,这话题咱们留着下次再说,找一天我专门好好地跟大家讨论一下,老男人需不需要通过整容来糟蹋自己这个话题。

今天呢,我们还是主要说说马东老师的童年阴影,马东老师,很多人可能知道,著名的主持人。他的父亲我估计很多人也都知道,马季先生,相声大师。’

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去了《奇葩说》,我都想象不到,如今家大业大的马东老师,童年的时候,竟然也会处于校园暴力的阴影下。来,我们先看看他童年的时候,那段噩梦般的经历。’
马东马季

 

 

那天听完马东的故事呢,我回家专门找我小儿子谈了一次心,我说你们学校有没有人欺负过你啊,我也怕呀,我怕我儿子跟马东一样,被人家逼到墙角逼到角落里说,哎,小子。你妈不是说脱口秀说挺好的吗。来,给我来一段脱口秀,还好,可能是我还不够出名,所以我儿子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。”

近些年,我们耳闻目睹了越来越多的,关于校园暴力的新闻,从去年到现在,不到两年期间,光在网上通过视频曝光的,校园暴力事件就已经有二十多起。尤其是女孩子凌辱女孩子,比男孩子手段更恶毒。不光是人身伤害更是精神凌辱。像什么扇耳光啊、踢下身啊、乃至剥光衣服拍照片等等……。

说真的,每次看到这种视频的时候,我都不忍心点进去看,我就很难想象,现在的孩子就怎么忍心,对同龄人下这样的狠手呢?面对校园暴力,金姐总觉得,我有责任在脱口秀上说一说这件事,告诉我们的孩子们,在面对校园暴力的时候,该怎么去做!也让全社会,对猖獗的校园暴力现象引起重视。

说到校园暴力呢,应该说它并不是,刚刚冒出来的新鲜事物。很多人的成长过程中,可能都曾经面对过校园暴力的阴影,只不过因为现在的网络发达了,很多以前我们不知道的事情,才逐渐地浮出了水面。

沈南:“姐,我感觉你小时候,应该没少挨揍吧?”

金星:“为啥呀?”

沈南:“俗话说得好,祸从口出。而你这个人呢,出口成祸,肯定没少挨揍。

金星:“闭嘴吧你啊。”

不过呢,小南你还是猜得没错,姐小时候确实也遭遇过校园暴力。可真的不是因为我嘴欠呀,话多呀,祸从口出啊。不是,也没招惹过谁,而且吧我那次遭遇到的校园暴力,和马东老师不一样。他无非是被人逼到了墙角,说了断相声,对吧。

姐姐那次校园暴力可严重得多了,不光我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揍,还直接导致了三个学生被开除了。我人生中遇到那次校园暴力,是在我17岁的时候。当时呢,我在沈阳军区歌舞团,要去朝鲜代表国家出访演出。去之前在北京集训,借用了北京空政歌舞团的排练厅。我当时记得下午四点多钟,我刚排练完,从排练厅往外走,刚走到院子里。

突然,过来一大帮男孩子把我给拦住了,看上去都跟我差不多的同龄人,就把我堵在那儿了。然后,打头的是个个头稍高一点点的,上下打量我一番。问我,你就是那个金星吗?要说我当时还不够机灵,换做现在,一看对方那么一大帮人,气势汹汹 来者不善,我肯定说了,啊,不是、不是我不是金星,我是祖蓝,金星还在排练呢。

对吧,如果这么一回答了,那真是~完美~对不对,这事就完了呀。

结果我当时我就老老实实说了:“是啊,我就是金星。”

对方看了我一眼,再确认一遍,“你真的是金星?”

金星回答:“我说,是啊,我就是金星,怎么了?”

结果带头那个男孩,突然喊了一声,“打”

没得我反应过来呢,冲着我胸前“咣当”的一脚,直接把我蹬出去好几米。我这人还没站稳呢。旁边三四个男孩子,“呼”一下围上来了,噼里啪啦 盖头就打。我当时整个人还是懵的,两下就被打翻在地了,都不知道什么是疼了,就感觉脑子嗡嗡地作响,那种感觉我到现在都忘不了。隔了几十年了,仍然历历在目。

你想啊,姐姐我从小也算是经常挨打的。在家妈妈“打” ,出门老师“打”,可妈妈和老师动手,那是出于教育你的目的,不会下狠手。可那帮熊孩子可不一样啊,那真是往死里打呀。最让我莫名其妙的是,这些孩子我一个都不认识啊。我这一边挨打,一边心里还琢磨着。哎呀,他们为什么打我呀?是不是有人跟我同名同姓啊?然后我就叫了,我说。搞错啦、搞错啦,我不认识你们啊,结果这么一喊,那拨人动手更狠了。没错,打的就是你小兔崽子。

“啪” 我当时躺在地上,被他们拳打脚踢,一动不敢动,只能牢牢抱住头。

沈南:“对,多年的挨打经验就告诉我,这个挨打的时候一定要抱住头。要不抱着头的话,头一坏,整个人就完了。”

金星:“其实不是,我主要是为了保护我这张脸。为什么呢,因为过两天,我就要代表国家出国演出了。脸要打坏了怎么上台呀!”

沈南:“哎呀,你可真行。”

当时呢我被打得整个人懵了,短短几分钟,感觉特别的漫长,后来不知谁喊了一嗓子,“老师来了”

哎呦喂 平时啊,我读书的时候最怕这四个字,什么 老师来了。但那个时候这四个字啊,就跟救命稻草一样,结果他们一听老师来了,“呼”一下就散了。

他们这一散开,我支撑着爬起来。结果那个高个子男孩走都走了,突然又回过头来,紧跑两步,飞起脚来“咣当”踹到我眼角上了。

哎呀,完了。我护了半天脸白护了。又给踢着了。

沈南:“哎呀 不是 姐,那你后来搞没搞清楚,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啊?”

金星:“为啥?是吧。哼,后来部队对这事情进行了调查,说起来我这顿打挨得真冤啊。这些孩子确实和我互不相识,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学跳舞的。当时呢,我已经在全国拿了一等奖了。结果我得奖之后呢,他们团里的领导,就用我来当做先进教材。来说事儿,常跟那帮孩子说,你看看人家沈阳军区的金星,比你们年纪还小一岁呢,人家在全国拿第一名了。你看看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啊,吹牛一个顶俩 上台全都抓瞎,干啥啥不行 吃啥啥没够的,有什么出息啊。

领导当然也是好心了,想给他们树立一个榜样,鞭策他们。结果天天讲 天天讲,效果适得其反,这拨孩子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,烦死了。怎么老是那个金星金星的,这个叫金星的王八蛋,到底长什么样子啊,敢到北京来非揍死他不可。结果,赶巧还真来了,还住在他们院里的招待所。”

沈南:“姐,你这是千里送挨打,礼轻情意重啊。”

金星:“呵呵呵……哎呀,谢谢您呐。我这一到空政集训了,消息传出去,好多人就都慕名而来呀。”

沈南;“他们为了同一个梦想走到一起”

金星:“对啊,都梦想打我是吧”

结果等看到我本人了就更气了,就那么一个东西,也没有什么三头六臂啊,害得我们天天因为他挨骂。一确认完我的身份,上来就是一顿暴揍。谁让领导老拿你说好呢,不揍你揍谁呀。

沈南:“呵呵……”

金星:“你笑什么呀,那么幸灾乐祸的”

沈南:“没有,姐 你就这么想啊。你现在给大家树立的,始终是一个彪悍的形象,然后你还天天说什么。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 斩草除根。”

金星:“嗯~~”

沈南:“然后再联想一下你小时候,这个挨揍的画面,有一种莫名的喜感”

金星:“闭嘴吧。都说了那是小时候,小南记住了,这是我小时候。现在的我,你想试试吗?”

沈南:“不不不 我就说说。对了,姐,那后来这个事怎么处理的?”
金星:“调查清楚事件经过以后,三个人当初开除。”

沈南:“这么严重啊?”

金星:“哎呀,算这帮孩子运气不好。为什么呢,巧就巧在,就在挨打前一个月,我刚刚提干,已经不是士兵,已经是排长了,性质不一样了。”

观众们 一片掌声~~

完了他们团领导,还特地来跟我道歉呢,说金星同志啊,我们没有好好教育他们,真是不好意思啊。哎呀我说没事老师,以后你们就别那么夸奖我就行了。

我算是感同身受,什么叫做“枪打出头鸟”了。真实地感受到了,所以你说吧,什么样的人会遭遇校园暴力呢,还真说不准。“讨厌”的孩子会被打,“讨喜”的孩子也会被打,连我这样素不相识 因为同龄人的嫉妒心,也能莫名其妙地挨一顿打,这叫做“飞来横打”。

校园暴力的原因当然是形形色色,但接下来金姐想到的一个问题,就是什么样的孩子最容易被欺负;什么样的孩子呢,就是性格软弱的孩子,怎么说呢,我跟大家说个故事吧。

我有个东北朋友,他是开什么的,他是开洗浴中心的。几年前生意做得挺风光的,他孩子跟我小儿子岁数差不多,从小就被宠得不行,每个月零花钱就有一万块钱,结果呢太有钱了,不管遇到什么麻烦,首先想到的是靠钱来摆平,因为他父亲经常跟他灌输,能拿钱摆平的事,那都不叫事儿。

这孩子真是活学活用啊,作业做不出来了,花钱雇同学帮他写,值日大扫除,花钱雇同学帮他打扫,就连路上遇到劫道的高年级坏孩子。人家还没动手呢,他就已经开始掏钱了,说:“哥 还没吃饭吧。来来来,这些钱拿去吃串子吧。”

他请客,生意人家的孩子,总以为钱财散尽人安乐啊,可是呢事与愿违,他这慷慨解囊的名声,很快就传了出去了,附近的孩子都知道了,某某某学校有这么一个“一号财神爷”。

哎呦,据说比自动提款机还好使,一传十 十传百。好嘛,方圆十里的小流氓,一到放学,每天都守在他们学校门口堵他,等着收保护费。其中也夹杂着一些,假装流氓的普通学生,因为劫他太简单了啊,都没啥技术含量,也不用什么威胁,这孩子就跟发工资似的发钱。

沈南:“不是 姐 都被欺负成这样了,他不跟家里说吗。”

金星:“怕事啊,再说了,这孩子真有钱,就这么抢都抢不完,要不是因为有一次他上街,他忘记带钱包了,被那些‘老客户’们揍得鼻青脸肿,还扒光了他的衣服,他爸爸都不知道他儿子在外面被人欺负了。”

他爸爸也头痛啊,回头还跟我聊天时还说了,“金星,我们这代人小时候吃苦吃太多了,就不想让孩子再吃苦了,谁想到给他钱,到头来反而害了他”

我跟他说啊“这事你也有责任,你总以为有钱就什么事都能摆平,如果你不去培养你孩子的性格,让他学会勇敢地面对问题,那他就算在学校里不挨揍的话,将来也是要吃亏的,对吧?”

沈南:“对呀,说得没错 姐。那他听你的话了吗?”
金星:“压根不听,最后还是花钱解决。怎么解决呢?你猜都猜不到,他给他儿子雇了一个保镖,现在孩子都读中学了,都一米八的大个子了,每天出门还有一个保镖寸步不离。”

哎呀,我说这孩子不废了吗,是不是结婚的时候,还带着保镖过去啊,孩子都不用生了,一下子就一家三口了,是不是?

观众们 一阵笑声 一片掌声~~

有句话都被人说滥了,叫做柿子专挑软的捏,你越胆怯、越忍让、越示弱,对方就会得寸进尺、肆无忌惮。

金姐读小学的时候,学校里有一个小胖子,比我高一年级,我已经记不得他叫什么名字了,就管他叫做“小胖”吧。小胖什么特点呢,就是窝囊。可能是我们学校最窝囊的人了,连比他年龄小的孩子都敢欺负他,他都不敢反抗,而他越是不敢反抗呢,越是被人欺负。我上小学的时候,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,当时呢我们有一项课外作业,什么呢?

就是拾粪

沈南:“拾粪?”

金星:“捡粪。”

沈南:“大粪的粪?”

金星:“对,你没有听错就是捡粪。”

夏天我们捕苍蝇,冬天拾粪。现在听起来很不可思议是吧,那个时候不觉得,拾粪用来做什么呢?

做肥料,支援祖国建设呀

牛粪 马粪都行

最有意思的是学校还在校门口,专门设了个肥料站,我们捡到的粪都送去那边,然后谁交的多,就奖励谁一面小锦旗。上面写着金色的五个大字“拾粪小能手”。谁要是能拿到“拾粪小能手”的称号,呀哟~~~那真是……

沈南:“那真是得好好洗洗手了。”

金星:“我告诉你那个时候写作业,对孩子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,天天就琢磨哪里能找到粪,这时候马路上,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拾粪男孩啊,左手拿个小框,右手拿个小铲在那儿晃荡,眼睛瞪得滴溜圆,看谁都像马粪。”

沈南:“你看马粪啊,你看我干什么呀?”

金星:“那个时候沈阳的汽车还不多,有不少马车啊骡子车什么的,孩子们看到那种车,眼睛就发亮,就一路跟着马车走,就等着万众瞩目的时刻,马在拉粪。这一看到马拉粪啊,就跟现在看到法拉利一样,额哦~~~”。

观众们 一片笑声

“沈阳也是大城市不是乡下,马粪牛粪资源也就那么一点,这一到冬天,你说全城的孩子都在捡粪,市场竞争多么激烈,哪还有那么多粪呀,于是呢孩子们甚至,因为一点马粪牛粪发生争斗。”

再说回小胖,他什么情况呢?

他这个人啊,因为平常在班里的时候就常被人欺负,所以特别的孤立。没有加入任何一个拾粪小组,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拾粪。

沈南:“简称独孤求‘粪’。”

金星:“你哪儿那么多成语冒出来的呀,真是的,听故事好好听,别老卖弄那成语的,突然变得有文化了。”

但你别看小胖人窝囊,哎 拾粪是一把好手,每次他交功课的时候,他捡到的粪永远是最多的,现在说钱多遭人眼红,对吧?

沈南:“嗯。”

金星:“小胖那个时候是粪多遭人眼红啊(哈哈哈哈哈),凭什么小胖能捡到那么多粪”

沈南:“‘粪粪’不平啊。”

金星:“你还来劲了,够了啊,小南哈。”

那些平常就喜欢欺负他的男孩子,就不再追马车了,专门盯着小胖,一开始呢是开口要。哎 捡这么多,给我匀点吧。后来呢索性连话都不说了,直接拿那个粪铲从他的筐里,‘哐’铲粪了。而小胖呢遇到这种情况也不逃,只在那儿,呵呵呵 傻笑。

有一次在肥料站门口,几个高年级的大男孩,拦住了小胖。二话不说,把他的粪筐一整筐,抢了就跑。小胖这次终于给逼急了,挥舞着小铲子就追了上去,一边追一边喊,还我的粪 还我的粪。然后呢我们一帮孩子在楼上看热闹,一边看一边鼓掌喊 好 追呀追啊,看热闹起哄。

沈南:“那小胖的粪后来追回来了吗?”

金星:“追回来什么呀,小胖一直挥舞那个小铲,一不小心打到了其中一个男孩的后背了,这下可好了,那几个大男孩给惹毛了。他们二话不说,粪筐往地上‘啪’一放,几个人把小胖抓起来,大头朝下朝粪筐里‘咵’塞进去了。”

到现在为止,我都不记得小胖叫什么名字,可那么多年过去了,我仍然清楚地记得的那个镜头。在学校的操场上,小胖被那些高年级的男孩子,头朝下塞进粪筐里的画面。我也在想假如小胖第一次没有退让的话,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了呢?大家都知道,有句话叫做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但这句话不是在任何情况下,都是通用的。

金姐我想说没有底线的退让,只会让自己陷入绝境的。

有人会说金姐,你这是以暴制暴 简单粗暴,但金姐觉得教孩子们在校园暴力面前学会打回去,并不是提倡暴力,而是提倡一种自我保护的能力,和面对暴力的态度。大家都知道我大儿子现在在英国念寄宿中学,在之前的脱口秀里边,我说了很多国外教育的优点,但实际上校园暴力也依然存在。

他们这个学校呢,一二三四年纪的孩子们,同住一栋宿舍楼。结果呢大概开学后的一两个月吧,有一天寝室刚熄灯的时候,两个三年级的男生,突然跑到了一年级学生的那层楼面来,把我儿子的寝室和其他几个寝室的新生,都给叫起来了。然后呢,说是大师兄们,要给他们举办一个欢迎仪式,大半夜的举办什么欢迎仪式。我儿子嘀咕着,都睡觉了 还欢迎仪式,就和他的同学们去了楼下的大厅。结果呢等他们在大厅里刚刚站好,二楼早已经埋伏好的一大群三四年纪的同学,突然冒出来。举着水盆水桶‘哗’就从上面浇水。

那些孩子们猝不及防,全部都被浇得浑身湿透了。英国十一月份,天已经很冷了,那些孩子们又惊又怕,有的就吓哭了。

沈南:“但是姐 我感觉这个不应该算是校园暴力,就是小孩闹着玩,泼点水。”

金星:“闹着玩,泼水只是在测试,真正的虐待还在后面,那些三年级的学生泼完水以后,就开始选人,几个大孩子在观察。看哪些孩子吓得面无人色的,哎 就留下他。哪些孩子表现得还算正常的,就让他走了。”

沈南:“那你儿子怎么样?”

金星:“我们家儿子那个时候个头还小,你想他去英国的时候还刚上初二。但他这点好,虽然被浇了冷水,但没有哭。”

沈南:“哎呦,胆子不小”

金星:“那是,不看他妈妈是谁。”

然后几个大孩子走到我儿子面前,一看我儿子,我儿子就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。他们说什么这里没你事了,回去睡觉去吧,结果我儿子和其他几个同学,回到寝室 换好衣服以后,几个男孩也不敢睡了,就在那边窃窃私语,讨论到这些同学会怎么样啊。

过了一会那几个被留下来的男生都回来了,除了全身湿淋淋的以外,脸上还都带着几个巴掌印。

沈南:“把他们给揍了?”

金星:“不是,是让他们互相扇耳光,因为英国学校里对打人规定很严格,打人要开除的,所以那些大孩子就让他们互相扇耳光。一边还嬉皮笑脸地说,记住啊,嘿嘿 不是我打你,是你们自己打自己啊。”

我儿子啊放假回家的时候,无意间说起了这件事情,结果啊他倒没啥,说完就睡觉。害得我跟我先生汉斯,一个晚上都没睡着觉,我就跟汉斯说了:“你看吧我辛辛苦苦挣钱,把他送到英国去读书,怎么会遇到这么严重的校园暴力?你说这事要不要跟学校说一说?”

汉斯听完以后很平静地说:“说也没用,在欧洲的中学,老生欺负新生都是传统了,我们小时候也这么过来的,跟成人仪式一样。”
我说:“啊!这算什么成人仪式啊?泼冷水扇耳光就成人了啊?要是我儿子当时被人这么扇耳光,我在国内又不知道,我心多痛 多难受啊。”

汉斯说:“金星,冷静~冷静~,我们在讨论校园暴力,不是要引发家庭暴力。”
观众们 一片笑声

幸亏咱们儿子还算勇敢的,当时没有退缩,要当时哭了就惨了。

金星:“我说还能怎么着呢?”

汉斯说:“那还能怎么着啊!”

那些老同学以后动不动就找你了呗,指使你做这个 做那个,因为他们知道,你是他们里头最好欺负的那一个。

我们成年人看校园,总是觉得校园很美好,孩子很天真。那是因为我们忘记了,我们自己的童年,忘记了校园也是一个小江湖,一个小社会。那些施暴的孩子,由于在家里缺少关爱,在学校又被人忽视,导致他们不断通过暴力手段,去寻找自己的存在感。

即便在全世界范围内,校园暴力问题仍然是一个通病,没办法得到完全的改善,那么在不尽如人意的环境里,当你的孩子和校园暴力这头猛兽狭路相逢的时候,你能教给他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?

金姐觉得就是教育他不要逃,千万不要逃,直视他的眼睛,绝不让他看出你的眼睛里有丝毫的犹豫和胆怯。有必要的话,需要的话,‘啪’打回去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欢迎踊跃发言!